手机版 欢迎访问舟山新闻网(http://www.iso-6s.cn)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宠物天地 >

鲁迅之子周海婴_鲁迅之子周海婴影集

时间:2021-09-11 06:16|来源:舟山新闻网| 点击:869 次
1953年,周海婴试用美国新闻相机
周海婴的摄影集1946~1956
1947年,北京,周海婴试用老式反光相机。
早在新中国成立60年之际,周海婴的大半生以鲁迅之子的形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但周海婴作为一个摄影艺术家的身份,则长期不为人所知。
上海是周海婴的出生、成长之地,他在40年代拍摄了上海社会底层的大量街头场景,以及在上海弄堂里的城市中产阶级和知识分子生态。
1948年底,许广平、周海婴母子随新政协的民主人士从香港北上,参加新中国民主政治的筹建,他成为唯一拍摄民主人士北上的摄影家。
这组影像已成为新政协历史的文献孤本。此外,他还在沈阳、北京等地拍摄了新中国早期健康向上的社会景象。
1949年,上海,霞飞坊弄口的杂货店。周海婴/摄。
无论是摄影技术还是艺术,周海婴都不愧为20世纪中期杰出的摄影家,他的摄影理应在中国现代摄影史上占一席之地,并受到应有的学术评价。
自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周老一生拍摄了两万多张照片,其中大部分从未面世。
由于"文革"等历史原因,周海婴的大部分照片不适合在当时公开。
"文革"后,虽然政治环境变得宽松,但周海婴谦逊地认为自己只是一个业余摄影者,一直不愿将自己的作品公之于众。
当然,其中还有另一个隐秘的原因,即他怕自己的创作如果水平不够,有损父亲鲁迅的形象。
1949年2月,王任叔和他的儿子王克宁在北京饭店。周海婴/摄。
直至2006年,经过其子周令飞先生的鼓励和文献整理,周海婴的摄影才逐渐公布于众。
所有看过周海婴摄影的人都为之一震。
周海婴主要的精彩之作创作于20世纪四五十年代,在年代和题材上,他的摄影水平不仅在民国后期和新中国早期达到了一流水准,即使在国际范围内,与当时一流的摄影家相比也毫不逊色。
1948年,华中轮抵达丹东,右为周海婴。
周海婴的摄影完全对得起父亲鲁迅,也许鲁迅亦未想到,他的海婴在影像领域独树一帜。
周海婴四五十年代的摄影不仅有艺术价值,还具备珍贵的历史价值。
这部分摄影反映了1949年前后中国两个社会的变迁,这个领域的影像资料现存留无多,尤其是反映具体的人群在大时代变迁中的日常生活的影像记录。
在"文革"中,大部分民间影像都已被毁掉,所幸周海婴冒着风险,将这些具有民间视角的影像保留了下来。
1947年,上海,左三为周海婴
周海婴的创作也反映出他独特的个性,很多作品的拍摄视角跟当时的主流美学不一样。
比如城市景观、社会生活和上海的弄堂人生等,都从个体的视角来看待一个个具体的中国人如何在社会变迁中依然寻求社会之善的归属与人性的光辉。
1949年2月,沈阳农村土改。周海婴/摄1
建国七十多年来,关于新民主主义十年时期的影像都是公共意识形态或者国家主义的政治图像,迄今未曾发现过像周海婴拍摄的如此数量惊人的有关那一时期的私人影像,原因在于,当时拥有照相机的人群不是太多,而且一般也没有多少人会在建国后选择歌颂主流之外的私人角度,来摄取宏观的"解放"市景下的众生相,即使有类似拍摄者,大部分照片亦在"文革"中被销毁。
唯一能够与之并列的同期摄影,是1948~1949年间法国人亨利·卡蒂耶·布列松在中国拍摄的伟大作品。
或曰:一位法国资深记者与一位上海弄堂青年的照片,能够对应么?事涉影像,历史别无选择。
而影像见证的雄辩,非仅定格于天才的"决定性瞬间",同时,取决于历史的"决定性地点":
当1949年中共军队大举南下、民主人士群集北上,布列松与周海婴的镜头正对准中国现代史关键时刻;
还是这两个家伙,紧握照相机,在解放之初的上海街巷穿梭游荡……
1948年11月,华中轮上的邱哲。周海婴/摄。
1948年,华中轮上的马叙伦和郭沫若。周海婴/摄。
1948年,华中轮上的郭沫若、许广平、侯外庐。周海婴/摄。
1948年,华中轮抵达东北解放区合影。周海婴/摄。
1948年12月,沈阳,民主人士讨论新政协召开事宜。周海婴/摄。
1948年1月,沈阳,沈钧儒、李富春。周海婴/摄。
1949年2月,沈阳,李济深将军。周海婴/摄。
1949年1月,沈钧儒。周海婴/摄。
1949年2月,高跷队小憩。周海婴/摄。
1947年,上海,周海婴与朋友们。中间坐在树上的就是周海婴。
1949年,上海,胆量。周海婴/摄。
1950年,上海,有车有车库。周海婴/摄。
1949年,上海,绍维昌读报。周海婴/摄。
1948年,上海,三轮车。周海婴/摄。
1948年,上海,难民。周海婴/摄。
1949年,上海霞飞坊,熟食小贩,长的像宋小宝。周海婴/摄。
1950年,北京,庆祝八一游行。周海婴/摄。
1950年,上海,解放周年庆游行。周海婴/摄。
1950年,上海,农业展览。周海婴/摄。
1950年代,北京,学生聚会。周海婴/摄。
1953年,北京,挖渗井。周海婴/摄。
1952年,北京,大石作。周海婴/摄。
1953年,北京,圆明园。周海婴/摄。
1949年,北京,酒仙。周海婴/摄。
1949年,河北,唐山火车站。周海婴/摄。
1949年,哈尔滨马迪尔宾馆。周海婴/摄。
1949年,沈阳故宫。周海婴/摄。
1953年,北京圆明园。周海婴/摄。
1950年,江南行。周海婴/摄。
1956年,江南行。周海婴/摄。
1950年,上海卢湾区"二六"事件。周海婴/摄。
1950年,北京,三八游园会部队演出。周海婴/摄。
1950年,上海,学扯铃。周海婴/摄。
1949年,北京启明茶社,相声大会。周海婴/摄。
1956年,浙江绍兴,洗马桶。周海婴/摄。

鲁迅的侄子,鲁迅之子周海婴拍摄的历史照片

1953年,周海婴试用美国新闻相机
1947年,北京,周海婴试用老式反光相机。
早在新中国成立60年之际,周海婴的大半生以鲁迅之子的形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但周海婴作为一个摄影艺术家的身份,则长期不为人所知。
上海是周海婴的出生、成长之地,他在40年代拍摄了上海社会底层的大量街头场景,以及在上海弄堂里的城市中产阶级和知识分子生态。
1948年底,许广平、周海婴母子随新政协的民主人士从香港北上,参加新中国民主政治的筹建,他成为唯一拍摄民主人士北上的摄影家。
这组影像已成为新政协历史的文献孤本。此外,他还在沈阳、北京等地拍摄了新中国早期健康向上的社会景象。
1949年,上海,霞飞坊农口的杂货店。周海婴/摄。
无论是摄影技术还是艺术,周海婴都不愧为20世纪中期杰出的摄影家,他的摄影理应在中国现代摄影史上占一席之地,并受到应有的学术评价。
自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周老一生拍摄了两万多张照片,其中大部分从未面世。
由于"文革"等历史原因,周海婴的大部分照片不适合在当时公开。
"文革"后,虽然政治环境变得宽松,但周海婴谦逊地认为自己只是一个业余摄影者,一直不愿将自己的作品公之于众。
当然,其中还有另一个隐秘的原因,即他怕自己的创作如果水平不够,有损父亲鲁迅的形象。
1949年2月,王任叔和他的儿子王克宁在北京饭店。周海婴/摄。
直至2006年,经过其子周令飞先生的鼓励和文献整理,周海婴的摄影才逐渐公布于众。
所有看过周海婴摄影的人都为之一震。
周海婴主要的精彩之作创作于20世纪四五十年代,在年代和题材上,他的摄影水平不仅在民国后期和新中国早期达到了一流水准,即使在国际范围内,与当时一流的摄影家相比也毫不逊色。
1948年,华中轮抵达丹东,右为周海婴。
周海婴的摄影完全对得起父亲鲁迅,也许鲁迅亦未想到,他的海婴在影像领域独树一帜。
周海婴四五十年代的摄影不仅有艺术价值,还具备珍贵的历史价值。
这部分摄影反映了1949年前后中国两个社会的变迁,这个领域的影像资料现存留无多,尤其是反映具体的人群在大时代变迁中的日常生活的影像记录。
在"文革"中,大部分民间影像都已被毁掉,所幸周海婴冒着风险,将这些具有民间视角的影像保留了下来。
1947年,上海,左三为周海婴。
周海婴的创作也反映出他独特的个性,很多作品的拍摄视角跟当时的主流美学不一样。
比如城市景观、社会生活和上海的弄堂人生等,都从个体的视角来看待一个个具体的中国人如何在社会变迁中依然寻求社会之善的归属与人性的光辉。
1949年2月,沈阳农村土改。周海婴/摄。
建国七十多年来,关于新民主主义十年时期的影像都是公共意识形态或者国家主义的政治图像,迄今未曾发现过像周海婴拍摄的如此数量惊人的有关那一时期的私人影像,原因在于,当时拥有照相机的人群不是太多,而且一般也没有多少人会在建国后选择歌颂主流之外的私人角度,来摄取宏观的"解放"市景下的众生相,即使有类似拍摄者,大部分照片亦在"文革"中被销毁。
唯一能够与之并列的同期摄影,是1948~1949年间法国人亨利·卡蒂耶·布列松在中国拍摄的伟大作品。
或曰:一位法国资深记者与一位上海弄堂青年的照片,能够对应么?事涉影像,历史别无选择。
而影像见证的雄辩,非仅定格于天才的"决定性瞬间",同时,取决于历史的"决定性地点":
当1949年中共军队大举南下、民主人士群集北上,布列松与周海婴的镜头正对准中国现代史关键时刻;
还是这两个家伙,紧握照相机,在解放之初的上海街巷穿梭游荡……
1948年11月,华中轮上的邱哲。周海婴/摄。
1948年,华中轮上的马叙伦和郭沫若。周海婴/摄。
1948年,华中轮上的郭沫若、许广平、侯外庐。周海婴/摄。
1948年,华中轮抵达东北解放区合影。周海婴/摄。
1948年12月,沈阳,民主人士讨论新政协召开事宜。周海婴/摄。
1948年1月,沈阳,沈钧儒、李富春。周海婴/摄。
1949年2月,沈阳,李济深将军。周海婴/摄。
1949年1月,沈钧儒。周海婴/摄。
1949年2月,高跷队小憩。周海婴/摄。
1947年,上海,周海婴与朋友们。中间坐在树上的就是周海婴。
1949年,上海,胆量。周海婴/摄。
1950年,上海,有车有车库。周海婴/摄。
1949年,上海,绍维昌读报。周海婴/摄。
1948年,上海,三轮车。周海婴/摄。
1948年,上海,难民。周海婴/摄。
1949年,上海霞飞坊,熟食小贩,长的像宋小宝。周海婴/摄。
1950年,北京,庆祝八一游行。周海婴/摄。
1950年,上海,解放周年庆游行。周海婴/摄。
1950年,上海,农业展览。周海婴/摄。
1950年代,北京,学生聚会。周海婴/摄。
1953年,北京,挖渗井。周海婴/摄。
1952年,北京,大石作。周海婴/摄。
1953年,北京,圆明园。周海婴/摄。
1949年,北京,酒仙。周海婴/摄。
1949年,河北,唐山火车站。周海婴/摄。
1949年,哈尔滨马迪尔宾馆。周海婴/摄。
1949年,沈阳故宫。周海婴/摄。
1953年,北京圆明园。周海婴/摄。
1950年,江南行。周海婴/摄。
1956年,江南行。周海婴/摄。
1950年,上海卢湾区"二六"事件。周海婴/摄。
1950年,北京,三八游园会部队演出。周海婴/摄。
1950年,上海,学扯铃。周海婴/摄。
1949年,北京启明茶社,相声大会。周海婴/摄。
1956年,浙江绍兴,洗马桶。周海婴/摄。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上海鲁迅纪念馆,鲁迅后人现状如何?儿子在无线电方面贡献颇多,侄孙你应该认识

教育植根于爱。——鲁迅
说起鲁迅,想必大家都记得他的至理名言:“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还有:“时间,就象海棉里的水,只要愿挤,总还是有的。”
还有那些被大家玩坏的鲁迅表情包~
课本中那个颈戴银项圈,很会捉鸟的闰土,在鲁迅眼中是多么聪明、多么机智勇敢、见多识广,也是鲁迅对孩儿的憧憬。
鲁迅,就是一个怼天怼地怼神怼鬼,英勇无敌又高大威猛,且学识渊博的文艺大叔形象。你绝对想不到,他和比自己小十几岁的学生许广平自由恋爱有多直男癌,他对儿子的教育又有多么的出人意料...
一、从老文青到超级奶爸
鲁迅只有一个儿子,是跟许广平所生。
先来八卦一下这段感情。鲁迅跟许广平是自由恋爱,但他俩是师生关系,而且当时的鲁迅是有妇之夫(关于他跟原配朱安的关系这里就不展开讲了),所以鲁迅一直对这段感情关系遮遮掩掩。
那会儿鲁迅跟许广平已经在上海同居,两人到杭州度蜜月,机智如鲁迅,搞笑如鲁迅,他把许钦文叫上一起度蜜月,特意找了个电灯泡一直照着。更奇葩的是,晚上住旅馆,让许钦文睡在中间,他和许广平一边一个,三个人排排睡,还真是暖和。
能干出这样的事,也只有老文青直男癌鲁迅了...
不过许广平怀孕以后,鲁迅可是十足的暖男啊,各种置办浴盆、火炉,对许广平极其的关心。要知道鲁迅一向对自己苛刻,盖的都是硬邦邦的老棉被,冬天也不用火炉子的。
周海婴出生的时候,鲁迅已经48岁,老来得子难掩心中的愉悦,同时他也开启了从老文青到超级奶爸的惊人转变。
他早年在日本学医,但是一辈子没展现过啥医疗水平,但是有了孩子,他又捡回了老本行。孩子生病他比谁都着急,周海婴拉稀,鲁迅就琢磨大便,又是闻、又是看、又是尝,真心让人佩服。
鲁迅一开始没请保姆,一直是鲁迅和许广平两人轮班带孩子,可谓7x24小时,鲁迅带夜里12点到凌晨2点这一班。正常这个时间段他是要写作的,但为了带孩子,他把写作时间提前。
鲁迅是个工作狂,他曾说过“我是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用在工作上”,有了周海婴以后,他每天要抽两个小时陪孩子玩,还经常花时间带孩子看电影。鲁迅总共看过100多部电影,大部门都是有了周海婴之后看的,而且内容只限风光旅游片、动画片一类。
有时候看电影晚了回家,就打车,要知道作为一个自由职业者,靠写东西养活一大家子的鲁迅也是不容易的。那时候照相贵,他自己很少拍照,但是周海婴过百天、半岁、周岁什么的都要去照相。
而且,鲁迅跟许广平就住逼仄、黑暗的二楼,睡小床,把三楼宽敞、安静的大床给周海婴。
不过,超级奶爸也不是当得一帆风顺的。
鲁迅按照书上说的要怎么给孩子洗澡,他不敢把孩子放在水里,双手托着往孩子身上浇水,结果就把孩子洗着凉了。孩子吃饭、拉撒,他就靠定时。
小孩有时候淘气到不行,鲁迅也是招架不住的,而且儿子还会不停追问十万个为什么:
“天上有什么?”“空气。”“空气上面是什么?”“……”诸如此类的问题不断袭来,鲁迅只好把上帝啊、神啊这些搬出来解释。
所以,鲁迅的脑洞原来都是这么被儿子打开的!
二、决不让我的童年阴影在儿子身上重演
中国传统观念里,对儿童的约束和要求很多,鲁迅就生长在一个传统的中国家庭,可以说是“深受其苦”。
有一次一家人要去东关看五猖会,刚要出门,鲁迅他爹突然走过来,问“《鉴略》你背了吗?”显然没有。他爹说:“去把《鉴略》背了吧。”
等到背完,鲁迅完全没有兴趣去看五猖会了。这简直就是童年阴影嘛,所以鲁迅绝不要让自己的下一代再尝到他所遭受的一切。
周海婴想养鱼、种南瓜、玉米,那就养就种,南瓜结在房梁上也没关系。鲁迅可不敢责怪儿子,周海婴把玻璃弄碎了,鲁迅只关注他受伤了没有。
鲁迅写东西,周海婴冲上去,一把拽走了笔。就算一手墨水,纸也脏了,鲁迅陪着笑脸,哄周海婴:要不我再陪你玩儿会儿吧。
鲁迅给人写信,用什么图案的信笺,周海婴给他挑。他每出版一本书都需要给书盖印花,以示正版,印花经常是周海婴乱七八糟地盖。
家里来客人上糖果、点心,周海婴会第一时间跑过去挑好吃的。鲁迅不打他,最多温和地劝一句:你能不能留下一点呢?
萧红刚到上海的时候,梳着小辫、穿着花裙子,去鲁迅家做客。周海婴抓她辫子,搞得萧红自己都不好意思,鲁迅安慰萧红:这小孩喜欢你,你的衣服好看,辫子好玩呢。
还有一次,徐梵澄去看鲁迅,两人喝着酒,吃着菜。周海婴来了,一会儿要吃碗里的菜,一会儿夹这个,一会儿夹那个。
徐梵澄暗示鲁迅:我小时候大人都是给我弄张小桌子吃饭,不让上大人的桌闹腾。鲁迅给了个神回复:“个把孩子喽。”意思是只有一个孩子可以宠爱,旁人还能说啥?
不强迫背唐诗,不提要求,自然成长,这就是鲁迅对待周海婴的方式。在一些讲究规矩的家长看来,鲁迅简直就是在溺爱孩子。
三、鲁迅会跟孩子谈性、谈生死
一次饭桌上,服务员上了一盘鱼丸,周海婴夹了一个,咬了一口说:这个是坏的。有大人夹了一个说:没坏啊。周海婴再夹一个咬一口说:就是坏的,你们难道吃不出来吗?
鲁迅没说话,把周海婴咬过的丸子夹过来咬了一口,说:这个丸子还真有点不对。实际上,可能就是厨子做菜的时候,把剩的放进来了。
鲁迅跟大家说:小孩在说什么不对、不好的时候,先别压抑他的意见,搞清楚是不是这样的。
鲁迅也并不是对周海婴完全放任,没有要求的。
第一是严格的作息时间。鲁迅身高多少?1.6米左右,许广平1.63米左右,周海婴却长了将近1米八。所以鲁迅告诉我们,多睡觉有助于长高个儿。周海婴每晚必须8点睡觉,兴奋睡不着怎么办?鲁迅就会给他唱儿歌:小红小象小红象,小象红红小象红...
第二是读书和电影方面的兴趣引导。能够每天抽两小时陪孩子玩,带孩子看140部风光旅游片、动画片一类的电影,想必已经不用多说了,实践出真知,教育植根于爱。
第三是严格要求早晚问安。早晨出门要说一句:我走了。晚上到家也要打招呼:我回来了。周海婴稍微大一点以后,每天要把他爸的烟袋装好才出门。
鲁迅很早就让孩子认识两性,他们两个大人洗澡从不避讳,周海婴随意进出,早已对父母的身体习以为常。他也直接跟儿子探讨生死,周海婴有一次问他:你会死吗?鲁迅答:会啊。又问:那你那些书怎么办?答:你要吗?可以都给你。
四、你会像鲁迅一样带娃吗
将“恩爱”拆成两个词,明确反对父辈对晚辈讲“恩”,而倡导无条件、无回报的牺牲于儿女的“爱”。鲁迅的育儿观念堪称“奇葩”,但确实培养出周海婴快乐的人生。实际上,鲁迅做家长的很多理念,都值得现在的80、90后年轻父母学习。
日前,金融八卦女邀请荣挺进老师做客品牌开放日活动,并分享了:鲁迅在家里的事儿,《鲁迅的“育儿经”》。荣老师说:全世界的人,想了解鲁迅的任何故事都可以来问我。
金融八卦女品牌开放日活动已举办了近百场,每期一个活动主题,或与各大高校进行青年学习交流,或与企事业单位跨界探讨,或与粉丝读者畅聊文化艺术、新媒体运营。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人民日报评论部等企事业单位,都曾到访金融八卦女交流学习,充分体现了金融八卦女探索“文化+”的信心。
金融八卦女围绕自身业务发展和品牌IP深入挖掘,探索“文化+”模式,并取得突破性进展。到2017年底,金融八卦女已完成5000万的营收,估值5亿,服务个人用户超过700万,并于2018年3月向新三板提交上市招股说明书。
未来,金融八卦女品牌开放日还将继续推进优化,迎接更多优质企业、高校、单位的到来,共同探索“文化+”。

质疑鲁迅,鲁迅后人现状如何?儿子在无线电方面贡献颇多,侄孙你应该认识

“悲剧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喜剧将那无价值的撕破给人看。”——鲁迅
鲁迅是中国近代非常有名的文学家,他为中国近代的文学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只不过对于很多初高中学生而言,鲁迅大概是他们比较害怕的一位文学家。
因为鲁迅的文章相对而言比较晦涩。如今距离鲁迅去世也已经有80多年了,那么你知道鲁迅的后人现在都怎样了吗?
鲁迅
鲁迅原名周树人,早年间前往日本留学,后来因为国人的麻木冷漠而倍感失望,他选择放弃继续学习医学,转而拿起纸笔。
鲁迅决定用文字的力量打醒那些沉湎于噩梦却不愿清醒的国人,于是一篇篇备有深意的文章从他的笔下诞生。
而除了鲁迅的文章以外,他的感情生活也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对鲁迅有一定了解的人应该都知道,鲁迅的原配妻子名叫朱安。
由于鲁迅与她完全没有共同语言,再加上朱安受封建思想荼毒严重,这些都使得鲁迅对朱安非常不喜。
后来鲁迅被许广平所吸引,对于鲁迅而言,许广平是典型的新时代女性,她积极向上,有思想有主见,两个人在一起总是能够聊上很长时间。
鲁迅和许广平相爱之后,二人有了第一个,同时也是此生唯一一个儿子——周海婴。
鲁迅的儿子——周海婴
据悉周海婴是1929年生人,鲁迅对自己这个儿子可谓疼爱无比,其在父亲鲁迅的影响下,思想相对比较开放。
在1952至1960年间,周海婴一直在北京大学物理系学习无线电专业。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国家广电总局工作。
并因为在工作中表现突出,他当上了国家广电总局副部级干部,作为中国一个较为出色的无线电专家,周海婴在相关领域为国家做出了不少贡献。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周海婴还是上海鲁迅文化发展中心理事长,北京、绍兴以及厦门的鲁迅纪念馆名誉馆长等。2011年4月7日因重病在北京逝世,享年81岁。
鲁迅的孙儿
至于鲁迅的孙儿,或许他们的名号和贡献不如鲁迅以及周海婴那么大,却也都是各界有名的人物。
比如说长孙周令飞,因为从小就喜欢艺术,成年后做了一名摄影师,在日本留过学,现在主要从事大众传播工作,在艺术领域具有不错的成绩。
二孙子周亦斐在一家私营公司上班,因为在经济以及金融方面具有出色的感知能力,因此生意做得红红火火。
小孙子周令一则在日本广播学会北京办事机构担任摄像,专业知识储备丰富,在艺术领域也具有一定的成就。
而除了鲁迅的这些亲孙子以外,他还有一位非常有名的侄孙,这位侄孙名字叫许绍雄,是香港地区演技很好的一名演员。
而且最难得的是他一直非常低调敬业,很多与他合作过的导演以及演员均对他有很高的评价。

标签:

相关分类
TAG标签

Copyright © 2002-2030 舟山新闻网 网站地图